切换到宽版
  • 439阅读
  • 5回复

[现代言情]《梓双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 sakupan
 

发帖
203
配偶
单身
鲜币
2600
威望
1673
生命值
96
楼主  发表于: 2017-11-12 20:47:03
第一章 阿紫

  暖冬倒是算不上,不过这天儿的温度还算是凑合的。
  一只麻黑色,猫咪似睡非睡的趴在那凸起的人鱼棉被上,随着被子的起伏,倒是有种品赏古琴版“梅花三弄” 的味道。
  静谧之中多了一丝异动。
  人鱼球些微动了动。
  梓双将曲藏在被子里的脑袋缓缓伸了出来,就着清晨的迷糊劲儿,悠悠的把手抽出了暖烘烘的被窝。
  明显的温差倒是没有阻挠住米白色的爪子,揉捏了几下阿紫厚厚的脖子。阿紫仰头倚了过去,嘴边的几根些微晃动的胡须,暴露了它内心的舒服劲儿。
  梓双终于睁开了棕黑的双眼,透过左手指缝看了几秒窗外明朗的天空,发了三十秒的呆。
  阿紫已经舒服到翘起了小圆头,那咕咕的舒服声儿都冒出来了。梓双盯了阿紫三十秒,右嘴角使坏的一勾,抬起揉搓着阿紫的右手,一起一落,行云流水,一个巴掌就闪在了阿紫的脸色。
  金黄的眸子突然打开,一秒的停顿,就着梓双呼气的起势,爪尖的三点白光一闪而过,“嘶”,梓双呲了牙一下呀,扯了扯右脸上的刺痛感,又“嘶”的一声。梓双笑了 一下,刚抬起的手,却停在了半空。看着阿紫扭着小屁股,走出了卧室。
  起身穿好毛睡衣,拖沓着毛拖鞋,走向了洗漱间。
  客厅茶几上,阿紫恍若无人的整理着左手臂的毛毛。
  洗手间里,梓双拿起只剩下一条手指节大小的肥皂,看着脸上那三条血红的伤口又笑了笑 ,抹上肥皂反复洗了几遍。
  无聊的时候,整个空间仿佛透着一股清甜味。
  偏白的皮肤让脸上的水珠都透亮透亮的,梓双倒真不是一个怕冷的孩子,拉开冰箱,看着存粮无几惨况,也没动容之意。
  拿出白萝卜,“咔咔咔咔"一阵儿,一盘凉拌萝卜丝。“咕噜咕噜”,一碗小米粥有,“呼哧呼哧”,水开了,“哗哗”,一杯清茶。
  梓双是个对吃食十分精细的人,不过,却是个肠胃不好的人。每日清晨一碗养胃小米粥是必不可少的。
  都说什么人养什么宠物,阿紫还真就跟梓双一个德行。性格先不说,吃食方面倒不是那精细,而是只吃梓双吃的东西。比如它此时正舔舐的小米粥和腌罗卜,外加一小碟牛奶。
  窗外的阳光自然是吸引人的,挪过客厅中间的厚实的实木座椅,半坐半躺的靠在其中,抬脚,交叠放于窗楞上,蓝牙音响中传出绵长悠然的“广陵散”,“喵~”五米,“喵”三米,“喵”一米五,“喵”零点五米,“喵”带后退的起劲儿,这一声就不那么干脆平缓了。歪头转了转金色的眸子,打量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,阿紫躺在了梓双弯儿带弧的肚子上。一样是,前肢规矩的叠放在胸下,半含着眼眸,开始饭后打盹儿,
  随着曲调,摇起的脚尖儿和梓双干练爽利的短发。
  一个人,一只猫,一手曲,一片蓝天,一个清晨,一种恣意慵懒的生活。
5条评分鲜币+49
栖迟客 鲜币 +9 5楼更新923字,923*0.01=9(评完) 2017-12-26
栖迟客 鲜币 +14 4楼更新1369字,1369*0.01=14(评完) 2017-12-16
栖迟客 鲜币 +12 2楼更新1224字,1224*0.01=12(评完) 2017-11-16
栖迟客 鲜币 +9 1楼更新894字,894*0.01=9(评完) 2017-11-13
栖迟客 鲜币 +5 开文奖励 2017-11-13
眼用来看,手用来写

发帖
479
配偶
单身
鲜币
4440
威望
664
生命值
59
沙发  发表于: 2017-11-13 11:35:32
欢迎开文,比心
坐等更新!记得每次更新前往【 】登记召唤版主评分哦!~

楼主留言:

?什么意思,木洞

 
离线 sakupan

发帖
203
配偶
单身
鲜币
2600
威望
1673
生命值
96
板凳  发表于: 2017-11-16 11:55:40
第二章 散步
  渐升起的太阳,多了一丝温度。
  阿紫已没了规矩样,后肢交叠侧放,前肢伸直向前,舒展着颈部,耷拉在在梓双的肚子上。梓双拿食指穿过阿紫的下巴,在下颌骨之间,划着拿柔软顺滑的皮,阿紫好像透着股迷糊劲儿,半抬眼看了一眼梓双,歇过十来秒,才缓缓睁开眼,前后肢都绷得直直的,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,回缩回去是一个弯月似的后曲没稳住重心,滑了下去。倒是大胆,顺着梓双的肚皮,落在座椅的空处,慢悠悠开始打理自己的毛毛。
  梓双,收回窗楞上的脚,站起,舒展了一下久坐的骨头。转头看着椅子上的阿紫,“出门散步,回岭隆。”说完就回屋收拾去了。
  阿紫仿佛没什么回应,依旧认真打理着自己的毛毛。两手臂上的毛毛都打湿了。从头到尾的还在忙活着。
  五分钟没到,黑色线围脖,中长款土绿色外套,黑色九分宽松收脚裤,一双米白色的长袜。白嫩的脸蛋在黑发与黑围脖之间显得更加莹白可爱。
  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和耳机,简单收捡了一下,走到门口,阿紫已经端坐在门旁。
  梓双看了眼鞋柜,选了一双白色板鞋,阿紫时不时仰头看着梓双,再看看大门,似乎有催促之意。
  拿起鞋柜另侧上方挂着的黑色小布包,开门,出发。

  匆匆经过镇子那条喧闹的街道。小小的镇子只有一条不到两公里的街道,挤满了那些爱闲嗑的长舌妇女和爱牌爱茶的中年大叔。
  从镇子到岭隆需要半个多小时,只有一条水泥路,就这梓双的速度和性子怕是也要一个小时左右了。阿紫总能毫不受影响的跟在梓双的后面,独自的跟着,踱着那优雅的猫步。
  这道水泥路到没有宫崎骏那条乡村路那么豪华。路的两旁不是水田就是庄稼地。
  梓双换了一首“美人吟”,悦耳雅致的旋律,配上乡村的清新空气,舒服到让梓双的毛孔都做着深呼吸。
  不知道,这种舒适感是否感染到阿紫,它还是慢悠悠的跟在梓双脚边半米之内。偶尔疾驰而过的摩托车也似乎影响不了它稳健的步伐,甚至不会打乱它优雅踱步的气质。
  “如果累了,可以休息。”梓双这么说道。这已经是三十多分钟之后了。
  梓双着老人饭后散步的速度,倒是累不着自己,阿紫看起来也不太显累。阿紫上前蹭了梓双一下,“喵”,定睛看着梓双。
  梓双屈身蹲下,双手环到阿紫的前肢下,慢慢举起阿紫,右手稳住,左手腾出抱住阿紫的下半身。阿紫倒也不乱动,理所当然的调整姿势,倚卧在梓双的手臂之中。
  如果细看,这阿紫的爪垫不只有水泥路上的灰尘,还有些微的红,水泥路倒是过于粗糙了。
  身影在羊肠曲折的乡村路上慢悠悠的移动着。
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。梓双坐在老家旁边的山头上,看着远方,还是那首美人吟,萦绕在耳边,泥土混杂着腐烂的枝叶味道,到不觉着难闻,反而多了一种实在感。林子里总是有些天然的东西。

  梓双喜欢岭隆的四处凸起的山。此时坐着的也是幼时梓双最爱爬的山头。也许承载的记忆太多,让它至今受梓双喜爱吧。
  歇脚发呆,一会儿,已是半个来小时了,阿紫也盹儿了一会儿了。起身,向后方那块山头望去,眼神仿佛穿过千米之距,定在一处。那是去年过时的梓双奶奶的墓地。
  嘴边多了一丝微笑,那是一种释然,那是一种由衷的祝愿。放下阿紫,“回了.”。阿紫伸伸身子,走在了前方。
  不要问为什么才能在阿紫又在前面带路。猜测也许是山路需要人探路的原因吧。
  阿紫是一个神奇的普通猫。
  回程倒是有加速了。四十分钟的样子就匆匆回了。
  阿紫一样是半路抱回来得。虽说梓双总会对阿紫做一些“暴力”的事情,可梓双到真真是哥疼猫儿的主。
  一人一猫倒也没觉着多累,有些许出汗也在承受范围之内。
 
眼用来看,手用来写

发帖
647
配偶
单身
鲜币
5343
威望
1522
生命值
174
3楼 发表于: 2017-12-08 02:49:52
文笔不错楼主辛苦

楼主留言:

谢谢支持

 
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
离线 sakupan

发帖
203
配偶
单身
鲜币
2600
威望
1673
生命值
96
4楼 发表于: 2017-12-16 12:32:16
   第三章 晚饭与洗澡

        门一打开,阿紫便进去了,端坐在垫子上,打理着自认为风尘仆仆后的粗糙。
  脱鞋,挂包,进卧室,换好睡衣,梓双进了浴室。阿紫仍然端坐在门口的垫子上面,眼光随梓双的移动直到进入浴室,等传出水汽来了,阿紫才慢慢挪动身体,优雅的走向浴室,借着门缝溢出的热水,避开泡沫,在水上仔细的洗着自己的爪垫子。
  拿毛巾搓着头的梓双边走出浴室边扫寻着阿紫,一人一猫对视了一会儿,梓双开口了,“一会儿饭后洗个澡,不要直接躺沙发上。”语气柔和,没有多大情绪的起伏。
  阿紫,跳下沙发,进了卧室,叼一件比它还大的黑色毯子,后腿用力跳上茶几,口手并用的铺整好小毛毯,然后趴了上去。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  厨房里,乒乒乓乓一阵儿响,不一会儿就香飘四溢。
  梓双煎了一条手掌长两指多宽的鱼,一小碟羊奶粉。鉴于中午是在路上度过的,吃的是深海鱼喂营养猫粮。晚上梓双给阿紫弄了个活物。阿紫的日常套餐,也是丰盛的。
  一碗长糯米,一碗白菜豆腐汤,一碟虎皮青椒。
  没有看电视,选择放了一首“成都”。一个人的生活是一种恣意到想永远沉睡的享受。
  阿紫,认真战斗着自己的鱼。

  酒足饭饱,让人犯懒,收拾一番,就更显得疲倦了。
  梓双起身,看着阿紫。阿紫感受到目光注视,抬起头,不情不愿的走向了浴室。梓双拿起猫用香波跟着走了进去。阿紫不喜欢全身湿淋淋的。记得第一次洗澡的情景:
  梓双双手抱住阿紫,轻轻将它放进温水盆里,一点一点让阿紫适应水对它身体的包裹,然而水刚刚没到它的脚踝处,一个大力的后蹬,热水盆子都踹翻了,阿紫自己也打湿了半个身子,在浴室里,爪子也不好使,没走出去一步,反而蹦哒一声摔在了地上。但是那种畏惧感使得它小小的身体充满了力量,翻身而起,仓皇逃出了,浴室。梓双垂头看着浴室的惨状,叹了气。沿着阿紫留下的水迹,找到沙发缝边上。蹲下身子,看着它警惕的,反光的金色眸子,身体还不停颤抖,除了冷意估计都是畏惧吧。梓双,轻轻的,柔柔的开口道,"出来吧,乖,不怕。”对于刚到家半个月的阿紫,内心很多不信任。死磕着,就是不出来。
  梓双拿出了一碟羊奶,阿紫没有出来之意。
  又摆上了最香的猫粮,阿紫没有出来之意。
  再换上牛肉磨牙棒,阿紫还是没有出来。
  最终梓双做了一条鱼,煎得带一点儿小面积的焦黄色,味淡,腥味保留的恰到好处。阿紫出来了,警惕的打量这梓双。一边眸着梓双,一边试探的用爪子挠了一下鱼,立马又缩回爪子,又试探了一次,见梓双并无动作,也就释怀了,认真吃了起来。
  梓双静静坐在旁边看着,直到阿紫吃完鱼,还舔了几口羊奶。饭饱以后,梓双轻手轻脚的抱起了阿紫,见它没有什么挣扎之意,再走向了浴室。重复之前的动作,梓双稍微加快了些动作,用了些力量,将阿紫困在温水里,直到它接受了这个环境。
  三下五除二,速度的帮阿紫洗好澡。中途在香波使用的时候闹了一会儿,也还算是平静了一下。不过当把他洗好之后,阿紫飞一样的冲出了浴室,自己跑到茶几上摔着身上的水。
  梓双摇了摇头,笑了笑 ,拿过阿紫的专用浴巾,跟了上去,用毛巾遮住阿紫的头部,开启小吹风那一刻阿紫身体颤了一下,已做好逃跑准备,还好被安抚下来。当暖风出来,阿紫像一个飞起来的小煤球,一下子就窜出好远。
  阿紫,躲在另一头沙发尾上打探着梓双,然后整理着自己的毛毛。梓双,静静的看着它,好一会儿,“过来,不准皮”。可惜了阿紫并没有打算回应梓双的意思。
  梓双半个屁股半个屁股的挪了过去,尽量不惊动阿紫,最后捉住了它。拿毛巾按在怀里,遮住眼睛,呼呼呼地就是一劲儿吹,“喵喵喵。。。”叫了好一阵儿,有种抱怨不服的味道。
  忙来忙去,终归是给她解决好了。一松劲儿,阿紫就跑出几米远。

  现在不一样,阿紫不喜欢洗澡,但是会听梓双的话,是一只再进步的猫。就像现在端坐在地上,任热水冲刷着它的身躯,使劲儿拉直向上的头颅暴露了它内心的抵触。见它着样儿,“呵呵。。”梓双笑出了声。阿紫盯着梓双,转过头,有些不屑和尴尬一般。
 
眼用来看,手用来写
离线 sakupan

发帖
203
配偶
单身
鲜币
2600
威望
1673
生命值
96
5楼 发表于: 2017-12-25 15:55:05
第四章 睡觉
  梓双给阿紫买了一个别墅型的窝,不过挺可惜的,阿紫喜欢梓双的被窝。
  夜色早已晚,清冽的东风带着些水汽,这六层高的位置唯一的好处,就是赏星看月,不用受别处灯火的干扰,谁叫小镇上只有六楼高的建筑,谁叫梓双住在这半上腰的公寓楼里。公寓楼下两三百米远处横卧一条小镇的母亲河,水中有碎白银似的月亮倒影。
  “叮铃叮铃.....”公寓后面是镇上的初中,这意味着晚上九点半了。
  梓双站在窗前平视着窗外的黑色,风拂起了黑发,梓双深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吐出,闭上眼,调整呼吸,睁开棕黑色的眼眸,右手拉过窗,轻轻关上。
  坐上床,抽出iPad,看看一天未查看的消息。好几个99+的群消息,没有全体成员说明就是写没有营养的闲聊了。杜小枫的聊天框也攒了50来条消息,保不齐也是写杂七杂八的事情了,伐木累群里也是99+,删掉那些不先看的,草草翻过杜小枫的消息。就知道是一些闲话。
  关掉iPad之前,回了杜小枫一句“明天回,学校见。”
  拿起一本《那么慢,那么美》,看了两章故事,有些许困意,对着门外,唤着“阿紫,我关门了。” “喵” 阿紫以示回应。关好门,梓双睡了。

  没一会儿,在梓双迷糊之际,阿紫蹬腿开门进来了,这项技能也是它跟梓双闹的时候学会的。“喵”,从床尾跳上床,缓缓靠近梓双,“喵”,从双耳边走过,“喵”然后将身子盘在梓双头顶上。“喵”,迷糊的梓双已经睡过去了。
  半夜突然醒过来,梓双感觉头顶一股暖意,将手伸出,摸了摸,柔软的触感,不一会咕噜咕噜的回应声。眼始终没有 睁开。梓双抬起左手将被子支起,打开一个洞,一股冷意袭来,阿紫喵着声,走进了被窝,自己将头部转过来伸出被窝,喵了几声,迷糊的梓双,又放下了被子。
  半夜,一个翻身,不小心压到了阿紫,阿紫大声喵了一下,难得清醒了一下的神志,梓双收回身体,拿手抚慰着阿紫,直到阿紫舒服的咕噜噜噜。
  一晚就这么过去了。
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招进来的时候,阿紫前肢向前,后肢向后,爽爽的伸了个懒腰,抬头看了看熟睡的梓双,突然用手玩儿起了梓双在空气中飘扬的一束短发。左蹦右跳,还不时猜到梓双的脸,这充足电的劲头不一会儿就把梓双给弄醒了。
  梓双把阿紫举起放在被子上方,看了一会儿,好像没太清醒,一下固定住阿紫的头,拉过来,张嘴就会一口。阿紫,立马双臂往前抱住梓双的下巴,回嘴就是一口,梓双的嘴角和鼻子都留下了痕迹。
  “哈哈哈.....”一阵儿爽朗的笑声,跑满房间每一个角落。
  阿紫被这笑声吓了一跳冲出了卧室,坐在沙发上开始打理自己的毛毛。
  好一会儿,才缓过劲儿来。空气突然静默,梓双,慢悠悠的坐起身子,抬手摸了摸嘴角和鼻头的新伤口,就着单薄的睡衣进了浴室,拿起那坨小肥皂,搓洗着伤口。
  认真的拾掇着自己。
 
眼用来看,手用来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