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117阅读
  • 2回复

[活动]【画】迷雾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370
配偶
单身
鲜币
309
威望
568
生命值
31
楼主  发表于: 2017-08-11 21:42:41
【1】
    白色……
    目之所及,皆是白色。


    她茫然地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    远处天边,突然折射出一道耀眼的、让人落泪的光芒,一个少年孤寂地站着,日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
    “你是谁……?”


    她微微张嘴,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询问。好像沉寂已久的问题即将迎来答案,她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,胸口处灼热如火。


    他是……谁?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仿佛觉得,只是一看到他,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。


    像是听到了她的疑问,少年缓缓转过身,他清秀的眉眼被无限柔和,轻勾唇角,旋即便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。


    她目不转睛地看着,眼睫微眨,一滴晶莹的泪珠落下。
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是你。”
    找到你了。


    “你去了哪里?为什么,不来找我?”她问着,琥珀色的眸子固执地看着少年,像是在谴责他多年的不告而别。
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依旧只是笑着。
    明明离得那么远,那个笑容,却如同被岁月洗净一般,清晰得让人不可思议。


    少年静静地站着,几缕黑雾从脚踝处冒出,让她恍惚间回到多年前,她曾在那场十年罕见的雾中,弄丢了他。而此刻,黑色的雾又将他完全包围,从脚部到腹部,再到胸部,最后,将他那张秀气的脸完完全全缠绕住。


    她的表情一下子惊慌失措,不受控制地开始奔跑,朝着少年的方向,拼命地奔跑着。


    她在心中疯狂地呐喊。


    不要走……!快回来!
    ……别丢下我!
    对不起……求求你……


    只有咫尺的距离,她努力地向前,想要握住黑雾中那双白皙的手。


    “嘭!”


    她摔倒在地,失魂落魄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。
    蓦地,她低下头去,捂住脸嚎啕大哭。


    对不起。
    我又一次……把你丢掉了。


【2】


    她猛地睁开眼睛,冷汗涔涔地浸湿她的睡衣。
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梦……”结衣将手背抵在额上,她偏过头去看窗外灿烂的阳光,心中却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无力感。


    那个人,到底是谁。


    她回忆起梦中那个总被白光模糊的脸庞,深深地迷茫着。这样类似的梦,她做过不止一次,一开始只是看到少年的背影,后来,梦中的少年渐渐学会转身,现出他的侧脸,再慢慢地,他开始直直地面对她,面无表情,而昨晚,她清楚的记得,少年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
    可即使她在梦中,能清楚的看到少年的脸,清楚的认出他的身份……
    但是,为什么,只要一醒来,无论如何,也想不起他的面容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才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。


    “糟糕!今天还要上课!”


    飞快地洗漱完,结衣看着墙上的钟急急忙忙地解决自己的早餐,随意擦了擦嘴,她迅速跑到玄关换了双鞋。
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她对着家里喊了一声:
    “我出门了!”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行走在去学校的道路上,结衣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着。清晨的早上,路上有的除了像她这样的学生,就只有匆匆忙忙的上班族。


    没有遇见什么认识的人呢。
    结衣叹了口气,她其实挺想有个人陪她一起上学的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好像曾经她的身边,的的确确有这么一个存在。


    “真是的,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。”结衣用力摇了摇头,想把这个荒诞又不知来源何处的想法忘掉。


    咦,又到了这里。
    结衣慢慢地停下脚步,下意识地将目光放在前方一片小树林上。
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好像是从十年前开始吧,这片树林的周围就被拉上了警戒条,附近的人家也很少提起有关树林的事情,因而即使十年过去,警戒线也变得破旧,失去了最初震慑的意义,也没有人踏足那片树林。


    结衣也曾问过爸爸妈妈,树林里到底有什么?
    但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讳莫如深,不愿提及,唯独有一次,母亲突然歇斯底里地尖叫大喊起来,把她吓得不轻,这才慢慢放下好奇,不再询问。


    可莫名的,好像是受到梦中那个笑容的蛊惑,她的心中又升起了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。


    是啊……那里,到底有什么呢?


【3】
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!”


    放学的铃声一响起,结衣就立刻将书放进书包里,甩在背上就往外跑。


    “诶,结衣!”同桌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飞快的没了身影,愣了好久,才低下头去整理自己的书包,“真是的,遇到什么事情了吗,竟然这么急……”


    然而正在飞奔的结衣,注定听不到她的那些话。


    快一点……
    再快一点……!


    穿过一个又一个结伴而行的学生,结衣无视了他们投来的好奇的目光,毫不停顿地狂速奔跑着。


    心里的冲动激发着她沉寂的运动潜力,她有一种预感,那个少年、他,一定在树林里!


    ……肯定在的,请不要离开!


    不管我曾经做了什么……这一次,绝对、绝对会记起你的!绝对会找到你!再也不会弄丢你!


    所以……一定要、等着我啊!!


    校门、街道、绿灯、商店街……


    路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个在路上奔跑的少女,她的脸因为运动染上微微的红色,胸口起伏着喘息,眼神却格外的坚定。


    就快到了……
    对,马上就要到了……!!


    她的心情越来越急促,额上的汗从颊边滑下,她伸出手随意抹去,和手心里的汗混杂在一起。


    就是这里!!


    终于,她停下了脚步。


    小树林和早上如出一辙,依旧是破烂的警戒条,翠绿的树木,一阵风吹过,小树林却仿若静止一般,连树叶都没有一丝的晃动。


    脚底传来摩擦的疼痛,让疲累更加汹涌地朝结衣袭去,她却释然地站在那里,慢慢地抹开一抹笑。


    我感觉到了……


    你会在这里吗?


    她注视着因为破损而垂在地上的警戒条,握了握拳,咬着牙,毫不犹豫地走进这片多年无人踏足的树林。


【4】


    阿介不知道自己在这片森林徘徊了多久。
    时间的流逝正在渐渐腐蚀他的记忆,唯有一个女孩单薄瘦弱的身影,在历经洗礼过后,仍在他的记忆深处与他遥遥相望。


    结衣……


    在这个无人的世界,他每天都会念着她的名字,不断地重复着、重复着。因为他害怕下一秒,就连她的名字也会被彻底忘掉。


    孤独能使人绝望。


    阿介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时间能够倒流,那他是否还会一如当初,义无反顾。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他是否愿意用结衣的自由来换取他的自由。


    十年前,这片树林出现了一条时空裂缝,是他用尽全力推开结衣,自己毅然决然地踏入那冒着黑色迷雾的未知处。


    他以为他会死的,他一直这么认为着。
    然而没有。


    他仍然活着,活在一个与原来没有两样,却又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
    周围的建筑都是他熟悉的,不论是家、街道,还是学校。甚至他和结衣小时候的那个秘密基地,他们曾经一起用石头留下的划痕数目,也一条都没有变化。


    但是,在这个世界,除了他,没有一个人。
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。


    这个世界,除了笼罩着天空的黑色迷雾,只有他。


    好像有一条看不见的线,强行将他和自己原本的世界彻底隔离开来,他游走在缝隙之中,除了自己,什么也没有。


    彼方是光,吾处是暗。


    哈,多么可笑啊。
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,他也根本找不到原因。


    阿介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。
    被寂寞和安静给逼疯了。


    他强迫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回忆,将那些残存的记忆翻来覆去翻来覆去。他不可遏制地询问着自己,你后悔吗?


    你后悔吗?你后悔吗你后悔吗你后悔吗?


    你……后悔吗?


    阿介找不到答案。


    直到之后,在他行走在树林中的时候,在他凝视着这个一成不变的空间的时候,他才慢慢明白,哪怕时间倒带一万次,他恐怕还会做出最初的决定。


    因为这个世界上,谁都可以伤害结衣,唯独他不行。


    他做不到,也不想做。


【5】


    完全……和普通的树林一样啊。


    结衣走在柔软的草坪上,四处张望着。除了没有看到过一只动物以外,这片树林和其他树林大同小异,让她心底竟然涌起一股失望来。


    什么啊。她对自己感到有点好笑,难道非要有些诡异才好吗?


    她不停地绕着圈,然而,什么人也没有。之前催促着让她加快脚步的那种冲动,也在她进入树林后慢慢冷却下来。


    “啊啊,果然还是离开吧。”她低头自言自语着,“今天好像作业还挺多的呢。”


    ……!!
    
    在即将离开的那一刻,结衣在抬头的瞬间,一下子愣住了。


    离她不远的地方,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,静静地注视着她。


    只一眼,就让她鼻尖酸涩,泪流满面。


    像是久困的囚牢被砸开枷锁,零星破碎的记忆蜂拥而至,将她记忆中空白的一年彻底填充。


    迷雾散漫的树林、扭曲狰狞的空气、碎裂莫测的漩涡……还有,将她狠狠推开的那双手。


    她记起来了。
    她都记起来了。


    彻彻底底的。


    可是……为什么啊!!


    为什么偏偏让她忘记了啊!为什么只有她能够那么无忧无虑地长大啊!结衣简直要痛恨死自己了,她好想将过去的自己从记忆中拽回来,代替那个瘦小的少年前往未知。


    她也……想为他做点什么啊。


    超差劲的。


    这样的她。


    真的超级差劲。


    十年后的久别重逢,结衣在阿介面前,捂住脸泣不成声。


【6】


    阿介其实已经分不清了。


    他在这里呆了多久呢?
    啊,那种事情,怎么可能知道啊。
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这样下去的,就这样下去,直到生命终结。不,他甚至不知道,自己的生命还有没有终点。


    明明身体也在正常地长大,明明他能够清晰地在河中看到自己渐渐褪去青涩的脸庞。但他还是不可抑制地害怕着,害怕他连失去生命的资格都没有。


    那样也……未免太悲哀了点。
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永远在孤独中度过的,他真的这么以为的,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接受了。


    可是,他没想到,还会有一天,能够再次看到结衣。


    活生生的,会哭会笑的结衣。


    阿介偏过身,恍惚地想。她长高了,五官长开了,变得漂亮了,穿着学校的女式校服,带着青春的蓬勃之气。


    真好啊。


    他想,却又有些嫉妒。


    他嫉妒啊,那些见证了结衣成长的人,他真的真的好嫉妒。为什么不能是他呢?


    “阿介……你回来吧……”


    他的结衣,用那双琥珀色的漂亮眼睛,注视着他,泪眼朦胧地说。那样专注,就好像这个世界上,她只能看到他一个人。
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忘记了你……求求你,回来吧……?”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掉,让他的心痛苦地皱缩着,连呼吸都要忘记。


    不要哭。
    不要哭啊。


    真狡猾……明明知道,这样的你,哭泣着的你,是我完全无法拒绝的。


    阿介很想冲上去,用力地抱紧她,像以前她哭的时候那样安慰她。


    可是他做不到!他做不到啊!!他根本就做不到!!!!


    如果拥抱要以结衣的自由为代价的话,如果记住他要以结衣的自由为代价的话,那他……宁愿她从未见过他。


    “不……!!!!”


    阿介看着一脸惊恐的结衣,微微笑着,发自内心的。他伸出手,像十年前那样,用力地将她从自己身边推离。


    要好好生活啊。


    他张着嘴,说不出话,眼中的光却更加柔和,连着我的份一起。


    阿介背过身。


    再见了,结衣。
    我的……妹妹,我的……半身。


    静止的世界吹来莫名的风,撩起他十年未剪的长发。


    那是一张,与结衣一模一样的脸。


    ——我会等到这个时空开始碎裂。
    只愿,你永远离开,获得一世安宁。
5条评分鲜币+66鲜花+9
夙沅 鲜花 +9 很感人……但是为什么是悲剧啊…… 08-12
夙沅 鲜币 +16 内容精彩奖励~ 08-12
夙沅 鲜币 +10 活动奖励~ 08-12
夙沅 鲜币 +20 活动奖励~ 08-12
夙沅 鲜币 +20 活动奖励~ 08-12
离线 夙沅

发帖
5037
配偶
笑若倾尘
鲜币
749
威望
7339
生命值
688
沙发  发表于: 2017-08-12 11:55:06
不得不说,最后的妹妹惊到我了,一直以为是情侣的……不过这样一来,感情更深刻,也更不可言说了。

楼主留言:

哈哈,其实一开始设定的是青梅竹马来着,但是后来又想,没有哪种情感能像亲情那样毫无保留地付出,所以又将关系改成是双胞胎兄妹。

赞助新鲜,晋级VIP会员(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)
 
岁月静好,回忆不老。

发帖
12
配偶
单身
鲜币
31
威望
3
生命值
1
板凳  发表于: 2017-08-19 12:55:27
这个是什么类型的,有啥特色
【品书交流】8月活动:中二病的夏天
 

新鲜水果网,站长家的,你吃过好水果吗 关闭



查看